江山遗吾

人不会说话,性格又很差劲。路痴又脸盲,生活大白痴。又什么都不会。

但这么垃圾的一个人也想热爱一些东西作为活着的动力。
叫我梦桑就好,日常爱做白日梦,脑洞一箩筐一个没动笔,还很拖延症。cp有些小洁癖(酒茨可拆不可逆,雷安可逆不可拆。其他随意)

关系

“雷狮和安迷修的关系真不好呢。”
“那天我还看见雷狮从屋子里跑出来,嘴里笑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安迷修在后面追的很带劲儿。”
“确实呢”
“等一下!他俩,在同居?!”

虽然都很生气,但要理智(内心暗搓搓地想杀了孟子义的我。)好像未授权,侵权则删

结婚

“现在,我宣布雷狮先生与xxx小姐。正式结成夫妻”牧师高声宣布
因为湖绿色眼睛的新娘笑盈盈的看着雷狮。雷狮恍惚了一下,是了。他结婚了。
眼中不知是什么阻挡他的视线,让新娘属于女性的躯体竟然慢慢扭曲成为一个模糊的影子。
棕色头发,湖绿眼睛。笑得像阳光,可是泥土已经将他掩落。
今天天气真好,这个地方真好,遍山遍野的花,柔和的阳光,像一个未散待续的梦。
“现在请新郎为新娘带上戒指”牧师的声音带着些促狭。新娘羞涩的将手指伸出。口袋里有戒指的,亮晶晶的,有硌人得很。他会喜欢吧?没有来的想到
将戒指轻轻地,缓缓地套上眼前人的手指。
“ 哇,这个戒指好漂亮。”曾经有个人这样说过,可现在戴这个戒指的人已经再也无法看一眼这个戒指。
是了,我结婚了

红蝶

红蝶真是最棒的舞者啊!她美得像只蝴蝶!人们这样赞叹。
她端着扇子,低眉敛神,口中应合着乐曲哼着拍子。而而两只袖子随着动作翩飞而动,柔软而缠绵。她穿着木屐的脚小步小步的移动着。她长长地如墨的头发挽成了髻。
她的妆容精致,如雪的白净面孔上唇是红的,眉是朱灰色的。她的脸上一派死寂,没有丝毫人气。在强烈的灯光下,红蝶小姐美得不像人。
咔啦啦,是什么的声音?
滋啦啦,是什么的声音?
红蝶隐在黑暗里,只有半袭红衣在隐隐的月光下闪着诡异的光。老旧的电视机不时出现雪花。那被末播完的录像带发出喀拉的声音。电视机故障的滋啦啦的声音,一如她的心情。
终于,那电视机又出现了画面。哎呀,是谁像一只被抓住的蝴蝶呀,美得那么凄凉,最后一场演出……那件事……那件事……
般若面被晨光照亮,一张丑陋的脸慢慢浮现。红蝶急忙拉了帘子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中。她将美人的一面摆出,坐在沙发上摆弄扇子。
一封被拆开的信封在桌子上静静待着。红蝶小姐想起那件事,露出一个凄凉美丽的微笑:“你好,求生者”

感谢帕洛斯喝假酒的助攻。

         今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安迷修提着蛋糕,叹了口气“往年都是师傅陪在下过生日的,今年师傅不在了……看来得自己过了”甩开一些有的没的,安迷修打开了他那不大屋子的门。
          呵呵,骑士先生几乎想抛开风度将这两个字,化为实质甩在雷狮脸上。即使已经过去,一回忆起现在雷狮在他一进门,就把一整个价值不斐的蛋糕糊在自己脸上。风度翩翩的骑士先生就忍不住脸冒黑气。安迷修扒拉开那满脸鲜奶油,还没有怒吼出声,就被雷狮用礼花喷了一脸彩带纸屑。伴随着骤然打开的灯光,是一句带着酒气的“生日快乐”
           安迷修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平复怒气,出于礼貌,还从嘴里挤了句“谢谢你啊!”某海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丝毫没有自己是擅闯民居的自觉。大咧咧地从桌子上捞了瓶啤酒,一气呵成干完了。还厚颜无耻的说“不用谢”。安迷修去卫生间,将自己满是奶油彩纸的脸洗干净再出来时,佩利他们也来了。雷狮捏着几罐啤酒逼帕洛斯再喝一瓶儿。桌子上的空酒瓶满满都是,地上滚着一瓶两瓶还没开封的酒。
           安迷修眉头狂跳“你们是把超市的酒都搬过来了吗?!”佩利一边儿打酒嗝,一边儿拉着卡米尔嘟嘟囔囔不知说些什么。卡米尔端着一杯柠檬茶,一脸冷漠。“我才进去15分钟诶”安迷修看了一眼半醉在安迷修家里乱翻的雷狮指着表大吼。
            “啊哈!没想到你还藏着酒呢”从小柜子里翻出一瓶子酒的雷狮,把帕洛斯拉过去。“喝了这瓶儿你就不用喝啦”雷狮大发善心地说“这个蠢骑士,他藏的酒能有什么好怕的”“真的就不用我喝啦?”帕洛斯试探的问了句。“是是是,喝完之后就不用了,磨叽死了”雷狮挥了挥手,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安迷修还没来得及说出“不要喝”帕洛斯便一咬牙一闭眼。将满满一瓶子就给喝了个干净,安迷修眼睁睁的看着师傅生前最爱喝的老酒变成了空瓶子。“那酒度数很大的……”消失在喉咙口,安迷修眼看着帕洛斯一头栽倒。一向头脑清醒的骗子,首次失去自主意识。
           雷狮挑着眉头颇有些不敢置信,“你藏的酒竟然度数有这么大。”本来打的地上面睡着的帕洛斯,猛的在坐起身。好像梦游一样,脸上的表情乖巧的不可思议。脸上没有丝毫潮红,只有眼神是不怎么清明的。
           “实际上啊,雷狮真的好讨厌啊。所以我早就看他不爽,想走很久了。可是佩利怎么办?这条蠢狗一定不会和我走的,”帕洛斯开口,“你知道吗?卡米尔,当初你弄丢的草莓小蛋糕,其实不是丢了,是被老大偷吃啦。”“还有啊,其实我知道。老大喜欢安迷修”
           雷狮感觉自己刚喝的酒变成冷汗,一路闪电带火花在脑子里炸开烟花把自己的酒都炸醒了。“那个……那啥……帕洛斯,满嘴谎话。信不得啊,信不得”本来才不说话的帕洛斯一听立马就认真的说“我不是,我没有。我跟你说啊,安迷修,上次卡米尔不在,雷狮让我去他房间拿文件,我看到他床下掖着你的内……裤……唔”“裤”
的尾音在帕洛斯嘴里停留片刻,终是因为雷狮的阻力没有说完。
           帕洛斯似乎因为雷狮捂住他的嘴有些不高兴了,挣扎了一会一掉头又昏睡过去。佩利早就在角落里睡成一条傻狗。而卡米尔不知道为什么把酒当作柠檬茶,只沾了一口就乖巧地倒在沙发上睡着了。帕洛斯更别提,早就去会周公了。所以说,这间屋子里,只有雷狮和安迷修是清醒的。
           空气里只剩尴尬,雷狮干咳了一声,内心弹幕滚动无数,面上还是很冷静“当真不得。啊哈哈”干笑两声挤出一句无力的辩解。然后帕洛斯猛的坐起来,“我说的都是真的!!!”随即又一头栽倒。空气中弥漫的酒气,似乎都是尴尬的味道。
           骑士先生低着头,脸上的温度,要把自己烧短路了。从耳根处就已经红得像番茄,他结结巴巴的说“没事,我……我们先收拾一下好吧”雷狮略一颌首,两人心思各异的收拾起来。
           把几个醉的半死,不省人事的家伙驾到卧室休息。又把家里收拾了一下,似乎只剩下面对面尬坐这个选项了。
            安迷修低着头,双手扭的活像一个刚出嫁的小姑娘。雷狮在他旁边,心乱如麻也就是这种感觉了吧
            骑士先生有个秘密。
            这个秘密除了枕边的小马玩具。也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这个秘密就是        安迷修      暗恋       雷狮好久了
            很快,这个秘密将被他亲口说出,说给自己的宿敌,说给自己暗恋的那个人。
            “雷狮”安迷修抬起头,神色坦然“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吗?”“我是认真的”
              不知道声音从自己喉咙里消失了多长时间,反正安迷修的脸从坦然,变的慢慢失落。“不愿意就算了,就当在下讲了个笑话吧。”
              “怎么?我们的骑士大人说话还要反悔的。”雷狮终于缓过神,一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你说的哦”“其实,帕洛斯说的是真的。”
             “生日快乐。我的海盗夫人”
             

              小剧场:帕洛斯:“呵,让你灌我酒。”
                           卡米尔:“大哥,我的蛋糕……”
                           佩利:ZZZZZZZ

       

(对话题,有私设,有自创人物,注意避雷)如果有了母亲

“阿洋,别怕……娘会永远在你身旁”
“洋洋,你去哪儿啦?!!”
“谁见过我的孩子!那么高!那么小!”
……
“阿洋错了,娘,你在哪儿啊?”
“呜呜~”
“娘,找不到了……”
“洋洋,娘一定会找到你的!无论生与死……”
“洋洋会好好活下去的,娘……”
“我闭关十年,一定要找到可以寻找到你的方法!洋洋你等着娘!”
“洋洋好痛,娘~洋洋想吃糖……娘~”
“好痛!好痛!娘,我的手!!好痛!”
“你到底在哪儿呀?娘~洋洋,好想你”
“谁看到我的孩子啦?!他叫薛洋,长得……”
“阴尸召来,魂魄以身……”
“找不到,哪里都找不到……洋洋,你究竟去哪儿了?”
“三年了,洋洋,娘是不会放弃你的!”
“你就是金光瑶?听说你认识我家洋洋?”
“若涟夫人,你不要着急。你把我从棺材里捞出来,最起码要先给我一个缓冲时间吧。”
“哼!快点!带我去找洋洋!”
“我花那么大力气把你从那棺材中解救出来,可不是让你一点儿力都不出的”
“他就是晓星尘?!”
“是啊~”
“洋洋……的魂魄。臭道士,你对我家洋洋做了什么?!!!”
“你说……我这魂魄,是薛洋的!!”
“啊啊啊啊啊啊!!!!!!狗道士,去死吧!!!”
“……”
“成美!!”
“阿洋!!”
“孩子!!”
“我他妈……”
“孩子,我的洋洋啊!!!”
“成美!!!有没有事?”
“薛……薛洋……”
“道长……”
“死道士,我迟早,要把你千刀万剐”
“你就是夷陵老祖?”
“小师叔,你没事吧”
“你是何人?”
“悟性,天分我确实都不如你”
“但是我若涟夫人”
“可绝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我绝对会保护我儿子的。”
“哎呀呀,二哥。别看啦。我这条命,都是若涟夫人给的。更何况,我们之间的账……”
“那一剑,不都算清了吗?”

哈哈,杰克真好玩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开了一局,监管者是杰克
开局不到十分钟,
全队全军覆没
只有我一个人,苟延残喘。勉强拆了,两个狂欢之椅
然后就很气喽,就我一个人打又打不过。死又不想死
真的气
然后就被杰克捉了四回
因为狂欢之椅被我拆了几个。
杰克就四处找椅子
被我挣脱了四回
我就想着呀,杰克,你要公主抱,我的心甘情愿死。
可惜,至死他都是拿气球捆我。气!
最好笑的是,有几次我被他打晕了,他就差点把我无视了真的是我就在他旁边!我输得心甘情愿的笑

你说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呢。


为什么我会这么喜欢你呢。
大概是因为你太让人心疼了?
可你明明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呀
因为你,
实在,实在
让我忍不住心疼
我好多次想过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
无论他是你的恋人
家人
友人
在你对这个世界绝望的时候。
还可以抱抱你
那么,你就不会变成这样吧。
我亲爱的洋洋
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你
我想要你能有一个母亲
在你被所有人伤害的时候。
义无反顾的挡在你面前。
我想你有一个恋人
在你绝望的时候
可以吻吻你
我想要你有一个友人
在你成为万人厌弃的时候。
真心为你所想
我喜欢你,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