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遗吾

个人垃圾处理站


人不会说话,性格又很差劲。路痴又脸盲,生活大白痴。又什么都不会。

但这么垃圾的一个人也想热爱一些东西作为活着的动力。
cp有些小洁癖(酒茨可拆不可逆,雷安可逆不可拆。其他随意)

人间不值得。

老板观察日记

这是一个偏僻的小镇,有一个小酒馆。小酒馆的客人很少。而老板似乎也无心生意,天天坐在柜台前擦着玻璃杯。
彬彬有礼,绅士的很。一笑便温温软软,十足了是个好欺负的样子。于是,在一个月黑风不高的夜晚,我带着一把小刀闯进了小店。
……
“老板!我错了!”我掩面痛哭。老板的木剑放在桌子上,棕色的发丝被风吹得晃动,窗户也不知是何时开的,现在贯着夜风。“这样吧,小姐。为了赔偿我的损失,你就先在我的酒馆里做事吧。”老板的酒馆里别有洞天,有三间空屋竟然也都挺宽敞。老板递给我一把钥匙,便转身离去。“对了,”他转过身来“我叫安迷修。”

3.11
老板人很好。不仅愿意喂一些流浪动物,还时不时救济一些流浪的人。和老板待久了,只觉得他是个烂好人。
他似乎对一张照片情有独钟,日日端详不肯让我窥见里面分毫。除了看照片和练剑,老板的日常活动就只剩下招待客人和写信了。
对,写信。牛皮纸的信封,老板钢笔字又写得很好,瘦长字体,端正有力。看他写信也不是失为一种享受,老板会在昏黄灯光下,认真的铺开印着花纹的细纸,用细长手指攥着钢笔。发丝打下影子,他不时抿唇笑一下。写完一两张,他会细致的叠好放在信封里。
但这些信,却没有一封寄出去的。它们被放到箱子里,在角落里生尘。同样的小木箱已经有两三个了,我去酒窖里拿酒的时候发现了它们。我打开其中一个箱子,里面整整齐齐地共有50多封信。随手拿起来一封,上面却并没有写收信人的地址。因为放太久都泛着旧墨的清香和淡淡的酒味。
我没敢拆开看。
3.28
我的老板,很喜欢吃面包。他的手艺也好的没法说。我日日吃他做的饭,还不意外的胖了好多。我痛定思痛过,决定不再堕落。“老板,以后还是我做饭吧。”“哦?好啊。”老板停下算帐目的手,扶了下眼镜湖绿色眼睛掠过笑意。“可以”
仅仅吃了一顿自己做的饭,我便很没骨气地跪求老板下厨。很意外的,老板更擅长烤肉一类的。对如何做烤串,几乎可以出本书。名目就叫做《如何把普通的烤串烤的让人欲罢不能》
4.10
老板今天格外反常,坐卧不安。他也不再接待客人,丢我一个人看着小店。独自一人穿着风衣出去了,我忍不住看了一眼窗外。阳光明媚,格外刺眼。刺的人想流泪。
4.23
老板明明喝不得酒,却开着酒馆。就像他有时候也会一整天都在窗边发呆。他偶尔也会从一堆严谨无趣的书中抽出那唯一一本轻松一点的游记。老板一贯将书保存的很好,除了这本。书页被折了几页,有些指印。书的封面是大海。
被折页的都是描写海盗的。想不到,老板竟然还有一个海盗梦。
5.1
储物间里灰尘很多。我难得勤快一把,拿着扫把来到了这个窄小灰暗的地方。里面堆着废弃的椅子,碎了一角的花瓶。还有——一副盔甲。
说是盔甲,它比盔甲轻便的多了。有些磨损了,即使在储物间里蒙着灰尘,也透露着皇室的奢侈格调。和它在一起的是两把剑。
一把在护手处有蓝色宝石,另一把则是红色的。剑柄上刻着小字,“凝晶”“流焱”。剑穗是黄蓝两色的,剑身轻薄,光滑如练。它们保养的很好,仿佛随时都可以在和主人一起上战场。
我相信老板是一个骑士了。
5.13
今天是老板的生日。在晚饭时,我无意提起生日。老板淡淡的提了句“说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吃过晚饭后,老板翻出一个被水泡皱了船角的纸船。很珍惜的看了半响,又放回卧室的匣子了。
5.20
老板最近不在写信了。他在窗口发呆的时间变长了。他瘦的愈发明显,有些脱相了。也没有力气再练剑,搬酒了。
当初就是因为我觉得他有些瘦弱,所以才鼓起胆子打劫他的。在窗口的老板,阳光打在脸上的时候更加透明了。
5.24
老板一病不起了。
我一直都很喜欢老板的眼睛,好似旧风,柔和中漾着新绿。如今老板躺在病床上,一睡就是很长时间。我帮他擦拭手时,甚至可以摸到他手腕上的骨头。
我的债务快还清了。
5.27
老板的病看起来有些好转。
我花了很长时间做饭,却怎么样也喂不胖老板。
5.28
老板养着一朵玫瑰。他偶尔去照料花园,如今玫瑰枯萎了。花园也因为没有老板的照料变得乱糟糟的。
玫瑰的花瓣一片片的凋落,我看着它,它却如何也救不回来了。
5.29
我的债务还清了。
5.30
酒馆的生意还是那样,不温不淡。老板这几天能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太瘦,他的眼眶越发显得大。隔着衬衫我都能摸到他的肋骨。
明明都成这样了,还不肯去看医生。
5.31
这里的医生很少。
6.1
医生说老板的病治不好。
老板一天中睡着的时间越来越长。长到从早晨到下午,下午到晚上。一天,只吃一点面包。
那朵玫瑰花的花瓣快没了。
6.2
老板今天还是很不好。我把小酒馆暂时关了,一心一意的照顾老板。
6.3
今天老板多醒了一小会儿。他就去喂猫了,一边喂一边笑,笑到咳嗽。
6.4
老板甚至不能再笑了。他笑的一贯都很好看,现在连勾勾唇角的力气都没有了。
花瓣只剩下一片了。
6.5
老板今天看起来好多了。
在我起来准备打扫卫生的时候,竟看见老板像原来一样的练剑。唇还不是红润的,依旧苍白的透明。
花瓣仅剩的那一片,不在落了。
6.6
今天老板把盔甲和剑都搬了出来。用细棉布沾着水,认认真真的踏拭了它们。
擦干净的盔甲更加耀眼,双剑被老板在阳光下打量了很长时间。但老板并没有挥动它们,而是将它们又同盔甲一起放了。不过是放回了卧室。
6.7
老板的卧室在他一病不可收拾之后,我就经常出入了。里面比较显眼的只有一个黄铜匣子,和几摞书。
书桌上有着小摞的细纸和一瓶蓝墨水。钢笔在一张散开的纸上搁着。
那玫瑰就在老板床边,花瓣看起来不会再掉了。
6.8
老板不听我劝,又去了花园。荒芜的花园,又好看起来了。
6.9
今天天气很适合散步,老板穿了件风衣就出去散步了。他穿风衣时,瘦的撑不起衣服。直到中午的时候老板才回来。勉强吃了一点。又翻出那本游记,在窗边看。
阳光照着他看书的样子,真好看。
老板的病大概好了吧。垃圾医生,竟敢骗我。
我会快点把老板喂胖的。
6.10
老板死了。
我去叫他时,他没有动,也没有了呼吸。
那张散着的纸上写着遗信。写着让我把他埋在朝着皇都的方向什么的。眼里有些奇怪的东西,让我没太看清其它的字。
蠢的一塌糊涂。
老板其实是在睡觉吧。
快点儿醒来啊,老板。
6.11
我按照老板的话,没有葬礼。
小小的墓,朝着皇都的方向。我给老板刻的碑,有点儿丑。老板不会介意的,他特别温柔,对我好的像是家人一样。
我是孤儿,所以老板他就是我的亲人。
草地被新翻的土,光秃秃的。我去花店买了很多白玫瑰。通通堆在了墓碑下,碑上刻着:安迷修
6.12
老板深居简出,很少有人知道他。
除了几只猫,几只狗。和救济过的流浪汉。
甚至没有人发现老板的消失,也正如老板所希望的,他就像他的玫瑰一样,悄无声息的掉落下最后一片花瓣。
6.13
他的遗信里说,“谢谢你,阿黛尔。”这是他第一次没喊我贝斯小姐。
我没有哭,真的没有……没有在枯玫瑰旁…泣不成声。
真的没有。
6.14
我天天去打扫老板的卧室。维持的像是老板还活着时一样。
今天我家老板的遗物整理了一下:一个黄铜匣子,三个木箱,盔甲还有剑。
匣子里面有游记,纸船,干玫瑰花苞,几封信。心里是非常稚嫩的手笔,是老板七岁时写的。写着他七岁了,写他的师傅,写他成为骑士保护三皇子。
木箱里的信我是第一次看。一共一百六十封,我看了整整一天。
长达十年的暗恋,尽数被记录。
老板在17岁时,医生对他说,你最多活到20岁。
“我好像已经无法再守护你了,陛下。”
于是老板来到了这个僻远的小镇。
“七岁时您给我的生日礼物,那只皱了船角得小纸船。它是我人生中第一个礼物,我一直都有好好拿着。”
“您的游记我拿走了,您不要生气”
“您的钢笔我现在还在用着。”
“我不能再写信给您了。”
今年老板二十岁。
6.15
我没资格嘲笑老板。因为我不曾喜欢一个人。
不曾喜欢一个人,喜欢了整整十年。
更不能面对着一百六十多封信说什么,喜欢就说出口
我将信放了回去。和其他东西一起堆在了老板的床下。
老板一直看的那张照片,我怎么也找不到。算了,小酒馆我会替你照顾好的,老板。

7.14
雨一直不停,昼夜不息。
在我望着雨幕时,门口老板挂的风铃响了起来。进来的四个人显然是被雨浇到这里,希望留宿的。
其中最小的那个向我请求了一些食物和干净衣物。我把他们带到浴室,将老板的衣服拿给了他们。让他们住在剩下的两间空房间里。面包和酒也放在了房间里。
老板就是这样帮助旅人的。如果是他在,他也会这样做的。
7.15
雨不肯停。
昨日留宿的那几个人,其中最小的那个给了我一些钱。说是这几天的食宿费。
7.16
为了找到他们要的地图,我钻进了储物间。地图还没找到,我却找到了别的。
在柜子的暗层里,老板的那张照片掉了出来。
照片里的人神采飞扬,披着厚重披风,王冠闪闪发亮。
我找到老板的三皇子陛下了。
7.17
不会错的。虽然装束不同,容貌也成熟了些。但是老板信里的雷狮陛下,就是前些日投宿中那个为首的人。
我要做一件事。
我把他带到了老板的房间。
7.18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我没有看见雷狮从老板房间里出来。他应该看见老板的信了。他足够警惕,应该可以看见我那拙劣的藏匿。
他看到信会怎样呢?我想不出来。我不知道雷狮喜不喜欢老板。
我最怕的,就是万一雷狮生气了,毁了小酒馆。我开始和他们一起望向始终紧闭的房门。
7.19
今天雷狮才从老板的房间里出来。刚出来便问了老板在呢。我告诉了他。我想,他大概也是喜欢老板一点的吧。你应该让他自己去找一下老板。
可是他刚听我说完,便冒着雨冲了出去。一出去便是一个小时。雨太大了,打的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找到他时,他站在墓前一米的地方,安静的看着。
带他回来后,他不声不响,安静的由他弟弟用毯子裹住他。
7.20
他发烧了。
在老板房间里那一天一夜,他大概没睡,眼底乌青一片。再强悍的身体也撑不住,他一回来就烧的滚烫。
我希望他去死,去陪老板吧。
7.21
雨持续下了六天。终于停了,晴空如拭。
他的烧却不见好转。老板躺过的病床又被他躺着。他弟弟是个安静的小孩,我们年纪相仿,谈的很融洽。
他弟弟叫卡米尔。
7.22
烧有了好转,他却还是昏睡。
老板不会让他死的。
他会好的,很快。
7.23
雷狮的烧退了,却还是很虚弱。身体素质很好,神志清醒,并没有烧傻的迹象。我嘱咐卡米尔给他喂了些粥,安顿他睡下。
路不太泥泞了,我买了束花去看望老板。
7.25
他的病完全好了。带着卡米尔他们离开了。
他没有带走老板的信,他什么也没带走,就离开了。
我应该是能理解的。毕竟,
与睹物思人,不如忘的干净
7.26
老板最后的信里,对我说:“希望你们,都可以活成想要的样子呀。”
我们都会的。像那个看起来虚无缥缈的海盗梦,也已乘风破浪。

6.10
今天我去看望老板
我到了的时候,已经有一朵花了,孤零零的,红色的,玫瑰。

沙雕产物。有缘再说,困到死亡▄█▀█●

“小傻子,快给我闪开。误伤了你我可不负责哦。”殷缺看起来也不过与无星差不多年纪,一身白衣,独在腰间隽了一个红色的玉佩。眉目之间尽是玩世不恭。手持着一柄寒光潋滟的好剑,发丝被峡谷的烈风吹起。无星瞥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继续清理起那些被踩踏坏的草药。
……
殷缺一剑挑过去,眉目中尽是骄傲,刀光剑影之中。少年挑准空子,一剑刺了过去。一经交手,尤涛睁着眼睛心不甘情不愿的死了。“你看,掌门。我就说他比不过我吧。”殷缺笑的恣肆“不过尔尔!”虽有掌门如此说,但更多的是对后起之秀的赞赏。“这小子好啊!那一剑,啧啧,你我那番年龄的时候万万比不过人家呀!”……“真是生的好皮相又有一番好武功……”“这是哪家的少年?可育之才啊!”
……
“今日并将你逐出我师门,从此你殷缺,在不是我万剑宗弟子!”……“是”殷缺一向将自己打扮的很成样子。这次却眉眼低垂,一派颓废。
……
“殷哥,你真的没事吗?”韩兀乖巧的在殷缺身旁,有些担心的发问。“没事儿,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小韩韩你不要太担心我。”
……
“让开!”殷缺一把将韩兀拉过去,自己却被前面发了狂的龙正给砍下一只臂膀来。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强忍着疼痛,一手提起无星带着韩兀匆忙逃窜。
回到了峡谷内的小木屋。无星一把拽过了殷缺,一向冷心冷情的白衣少年,首次在殷缺面前红了眼眶。“殷缺!”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憋闷的不肯说出任何话来。咬着牙恨恨的给殷缺包扎起了伤口,由于是断了整个臂膀,所以即使无星的医术再怎么高超,也断没有可能让这个翩翩少年再次刺出当初惊艳一剑。殷缺自己也知道的很,想说些什么话,缓解一下气氛。
“没事儿嘛,不就是一只胳膊吗?你们不要这样啊,相信我,没什么,小场面……”忽的看见韩兀悄无声的哭着,不时打两个嗝。却死活发不出一点声音,殷缺一急,忙用好的那只手去掰他的嘴。“你倒出声啊!哑巴了怎么办?”好容易让韩兀睡下了,殷缺长出一口气,去了外面。当无星出去看他的时候,他正用手掩着脸。听他出来了“啊,无星”他声音比以前有些哑。“我先进屋睡去了,今天真的是累坏了。你也早早睡哦。”他起身,从无星身旁经过的时候,眼圈似乎有一点红。
……
“……殷缺……韩兀他……死了……”
“……什么?”
“你又骗我了吧?无星……”
殷缺看着无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他也本就不是个愚笨的人,也就明了了。
“死了?”他无所谓似的,看着面前躺着的小少年。还是那个无所谓的样子。蹲下身子,抚了抚韩兀的脸。“没事儿,乖。殷哥给你报仇,掌门的儿子龙间是吧。”比他低一头的小少年,却再也无法乖巧的点点头,说我相信殷哥了。“你乖,听话啊,再等一会儿。殷哥一定让他们付出代价。”
无星看着他,没有说话。殷缺的声音带着些哭腔,沉闷闷的。“无星啊,帮帮我。”倔强的家伙首次向别人寻求帮助“诶,我的剑放哪儿啦?,明天呐。我想就开始该练一练左手剑了吧。”殷缺背对着他,手里攥着韩兀身上的自己送的剑饰。
“嗯”

先是第五主播,再是第五热门cp

什么都不说了,希望大家理智萌cp不是自己喜欢的少掺和。别理那些人。

-五千年间-:

这两月黑粉爆发式增长,很明显的疑似针对第五,所以先别提那个人了


有人发现那些人是[杰园]党,而这次是因为我言论出了岔子(指挂人的)被他们钻了空子,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作者也被所谓[杰园]骚扰


不觉得很奇怪吗,装成第二热门的人骚扰第一热门,把追星那一套规矩带到游戏圈来,这套路多熟悉啊!之后再控制舆论,让整个圈子变得乌烟瘴气,人人自危,如果是真粉他们图啥?


他们真的是杰园吗 或者他们真的是玩家?
都冷静点,他们说什么就回复hhhhhhh,我说过我讨厌杰园,但这个cp是第五同人圈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多少有心的黑粉装成杰园招黑并骚扰别的cp,同归于尽的做法熟悉吗?
想继续看自家同人就不要中他们的套,保持清醒别被带节奏,让自家作者安心画画写文


最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这段时间突然这么多事……好像有组织有预谋地倾巢出动一样,小号都准备好了一套一套的,希望各位好好想想冷静下来


在此我声明:
我保证我和我的粉不会打着杰佣名号去骚扰其他cp,不会打着角色唯厨名号去对旁人指手画脚,我相信其他作者和他的粉无论是杰佣杰园还是别的cp都不会做以上事情,发现个别别有用心的人打着cp粉或角色粉名义谩骂其他作者和粉丝的,请回复hhhhhhhhh,保持理智,作者拉黑,群众举报,让他们自嗨


最后,感谢大家在评论区对我不恰当言论的及时制止,还有对佣兵日记和坏男孩联盟的喜爱与支持。

我等着你
他好像被捅穿了肺管,就像一个破旧的风箱一样艰难的喘气。好像还想说些什么,可惜已经是一个快死的人了,嗫嚅都不肯说出。于是,他艰难地咳了点血沫。一张讨喜的脸变得灰白极了,他张着口型,最后手指还是无力的落了下来。死的时候手指紧紧地抓住了金光瑶的衣角,“苏涉,埋了成美吧”
抱歉了。我还有些事做,不会轻易的去死的。
……
血呛到嘴里的时候,有一股淡淡的铁腥味。“你猜为什么,为什么成美那个蠢货死了?”面前的人似乎没想让他把话继续说下去,于是他盯着他,想继续在用剑刺下去。金光瑶声音暗哑几乎是微不可闻,更像是叹息“因为爱”

“其实,我觉得我可以解释。雷狮……”

“够了!安迷修,这并不是你再大庭广众之下把我裤子扯下来的原因!受死吧!”

看着身下人神色迷离,周身泛起绯红。终于没有了白日倔强的样子,雷狮忍不住更用力了一分。安迷修咬着下唇泻出了一丝呻吟。“轻……轻点……艾比小姐还在……隔壁”“怕什么?不如让她看看骑士先生是怎样在海盗身下婉转呻吟的?”“不……啊哈”狠狠顶住了,也不顾身下人的挣扎将安迷修艹弄的再分不出心神。
用力的将安迷修的腰肢弯折,在颈边种下红痕。“安迷修,你可真色”

暂时就这样啦,再细致的有空再说吧

睡前摸七(细化随缘)